• <tr id='avyEF7'><strong id='avyEF7'></strong><small id='avyEF7'></small><button id='avyEF7'></button><li id='avyEF7'><noscript id='avyEF7'><big id='avyEF7'></big><dt id='avyEF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vyEF7'><option id='avyEF7'><table id='avyEF7'><blockquote id='avyEF7'><tbody id='avyEF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avyEF7'></u><kbd id='avyEF7'><kbd id='avyEF7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avyEF7'><strong id='avyEF7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avyEF7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avyEF7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avyEF7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avyEF7'><em id='avyEF7'></em><td id='avyEF7'><div id='avyEF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vyEF7'><big id='avyEF7'><big id='avyEF7'></big><legend id='avyEF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avyEF7'><div id='avyEF7'><ins id='avyEF7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avyEF7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avyEF7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avyEF7'><q id='avyEF7'><noscript id='avyEF7'></noscript><dt id='avyEF7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avyEF7'><i id='avyEF7'></i>
                聽新聞
                放大鏡
                貞觀氣象
                2020-08-24 09:41:00  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貞觀政要

                  (唐)吳兢 著

                  明成化元年(1465年)內府刊本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盛唐格局:唐太宗的國家治理

                  韓昇 著
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方正出版社

                  《貞觀政要》影響後世遠播海外

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任何歷史研究都要建立在對史料的掌握與研讀的基礎上。我們今天談貞觀之治時,離不開《貞觀政要》這本書,那麽這是一本怎樣的書?

                  韓昇:貞觀是唐太宗的年號。對這一時期的政治遺產,進行系統總結的就是《貞觀政要》這部史書,它的作者是吳兢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吳兢經歷了高宗、武則天、中宗、睿宗和玄宗時代,特別是從武則天時代起,他進入朝廷的史館擔任史官,接觸到大量的官方檔案,目睹了唐朝政治的風雲變幻。《貞觀政要》是在唐玄宗時代完成的。吳兢既看到了玄宗即位後勵精圖治的一面,也註意到了開元後期玄宗的懈怠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《貞觀政要》的寫作,有著很強的“以史為鑒”的目的,所以吳兢從貞觀時代眾多的檔案中,選擇了唐太宗和大臣們對於如何治理好國家的深入討論、影響深遠的詔書和奏章、歷史事件、人物傳記等,采擷節錄,分門別類,構成十卷四十篇,涉及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制度、軍事、禮儀、教育等國家事務的主要方面,尤其對於治國的理念和基本方針,都有非常深入的記述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《貞觀政要》成書後,很快就顯示出重要的現實價值,玄宗以後的皇帝都曾努力研讀,從中汲取治國經驗,力圖起衰振弊,實現中興。唐宣宗甚至把《貞觀政要》寫在屏風上,誦讀領會。《貞觀政要》在唐朝作為祖訓,備受推崇。之後的朝代也是如此,比如明代朝廷把講讀《貞觀政要》幾乎作為日課,明憲宗親自推動《貞觀政要》刊印,為之作序,大力闡揚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《貞觀政要》還傳到了國外,在東亞文化圈內的國家廣泛流傳,從現存的歷史記載來看,日本是最早引進《貞觀政要》的國家,相當於晚唐時代成書的《日本國見在書目錄》裏面,赫然可見《貞觀政要》目錄。從皇家政治到武士政治時代,日本的實際統治者都十分重視研讀《貞觀政要》,設立博士宣講,江戶幕府時代制定的武士法度中,甚至規定天子必須讀《貞觀政要》,以明古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任用德才兼備的賢士治理國家

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我們今天談到中國古代的盛世,最先想到的也許就是大唐盛世。您如何看待大唐盛世?

                  韓昇:大唐盛世不是憑空掉下來的,更何況這個盛世來之不易。在此之前的四百多年間,中國歷史上只有兩次非常短暫的統一:一次在西晉,西晉統一了37年,但只有10年是有效統治;一次在隋朝,隋朝統一了29年,統一時間加起來是66年,有效統治時間是39年,還不到這四百年的十分之一,也就是說這四百年來,中國長期處在分裂的局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為什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?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在於沒有人能好好治理這個國家。我們知道曹操提出過“唯才是舉”,提倡不問人品只求政績的實用主義人才觀,把德與才對立起來,水火不相容,這是非常急功近利的思路。唐朝立國後,不再提唯才士,而是倡導要用德才兼備的賢士治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唐太宗說:“治安之本,惟在得人。”在一個國家的大政方針確定之後,人是決定性的因素。大唐盛世、貞觀之治,與“得人”有莫大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能否請您舉例說明當時如何得人與用人?

                  韓昇:我想可以用馬周來做例子說明。馬周官至宰相,但他的出身很貧寒。馬周是農家孩子,還是個孤兒,但他很喜歡讀書。鄉裏人不理解,你不好好種田養活自己,讀什麽書呢,所以鄉裏人看他是敗家子一個,馬周在鄉裏待不下去,就到都城長安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馬周在長安遇到了一個人,就是中央禁軍的統帥常何。常何打仗不怕死,是個鐵骨錚錚的漢子,但他沒有文化,需要有個人幫他處理文件。會寫文章的馬周進入到常何的視線,馬周在人才濟濟的長安找到一份這樣的好工作,應該說是很幸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更大的幸運還在後面。貞觀三年(629年),唐太宗要朝廷文武百官上書直言,分析治理國家的經驗教訓,給今後的發展提出建議。常何把這事交給了馬周,馬周認認真真寫了二十多條。常何交上去了之後,唐太宗一看,知道這肯定不是他寫的,就問是誰寫的。常何說是馬周寫的,馬周就這樣進入到唐太宗的視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唐太宗認定馬周是個人才,讓常何回家請馬周進宮來見。馬周趕忙進宮,一路上遇到了好幾撥人,都是唐太宗派來請他的。唐太宗說,常何家你就別回了,來宰相府裏當差,在這裏馬周勤勤懇懇做了三年,三年考績都是優秀,大家一片贊賞,接下來就提拔馬周做了監察官。馬周在這個崗位上也是忠於職守,對時局有清醒的認識,能經常敲響警鐘。

                  馬周從常何的手下,一路被提拔到宰相,他肯定是有才的,也是有德的。馬周替常何寫奏章,完全沒有想到為自己留一手,他把心底裏想到的好主意全盤端出,考慮的不是誰的功勞,而是怎樣才能對治理好國家有幫助。馬周經常敲響警鐘,要說一些刺耳的話,這就看出馬周對於國家的忠誠。馬周只活了四十多歲就去世了,他是用全部的生命去為這個國家工作而累死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君臣相知相得是不易的事情。馬周和唐太宗能相知相得,其實還是一片公心所致。魏徵和唐太宗也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律令格式齊備,唐朝律法嚴格約束與監督官員

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唐朝令人稱道的地方,不僅在它的衣冠服飾之美、詩文之典雅,也在於其典章制度之完善。唐朝律法是如何約束與監督官員的?

                  韓昇:唐朝對於官員的管理,註重依法管理。唐朝的法律體系很完善,分成四個部分——律、令、格、式,律就是法律,令就是政令。格和式都是對於官府的規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格”規定了官府的職責權限和具體辦事的環節,十分具體而詳細,它的時效性更加突出,所以唐朝一方面重視用法的形式規範官府,同時也註意經常清理這些有時限的規定,防止法條規定前後抵觸,讓官吏上下其手,對於同一件事情使用不同的朝廷文件,產生截然相反的結果。所以,唐朝每隔一段時期就要重新整理編撰《格》,如《貞觀格》《開元格》等,讓依然有效的規定積澱成為經常性的法規,及時淘汰過時的法規。“式”是官府執行律令的細則和辦事章程,所以它是按照朝廷各個機構編纂的,同樣要根據不同的事務和時代經常修訂。

                  格、式非常細膩,你在什麽樣的崗位上,有什麽樣的權責,能幹什麽事,拿怎樣的薪水,老百姓找你辦事,需要提交什麽樣的文件,通過什麽程序,多長時間必須辦出來,全部法定。這就使得灰色地帶大為減少,也是對官員的一種約束與監督。

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這是紙面上的規定,那在現實中是怎樣的呢?

                  韓昇:唐朝的成功之處,有一條就在於強化了對官員的監督,註重防微杜漸,所以對於小事嚴管。我舉一個例子。唐太宗有一次到郊外行宮去避暑,路上住驛站。唐朝律法對驛站的運營也有詳細的規定,因為驛站的開銷非常大,管得不嚴,浪費就會很嚴重。隨行的右衛將軍陳萬福不知道怎麽回事,犯了一個小小的錯誤,馬要吃麩皮,就是小麥磨成面篩過後剩下的麥皮和碎屑。陳萬福想著馬在路上還要吃,就順手多拎了兩袋麩皮走了。兩袋麩皮算不上大事,但確實是公物。唐太宗知道了這件事怎麽做呢?唐太宗在朝廷上宣布賞賜陳萬福麩子,讓他自己背回家去,這下子讓陳萬福羞愧不已,恨不得打地洞鉆進去。一個人只要有廉恥之心,略施薄懲,就足以提醒他,使其剎住不正之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陳萬福這個例子中,我們也能看出唐朝對官員的嚴管。嚴管有什麽好處呢?其實嚴管是對官員最大的關心。大家一定要知道,其實培養一個幹才不容易,這種小小的出格、犯規,就管住他、提醒他,就不會釀成大事。平時不嚴管,任由他泛濫,今天是兩袋麥麩,明天就可能是兩袋金子,到那個時候,事態就嚴重了。這樣的嚴管,有助於當時保持一個良好的吏治,這是確保唐朝走向盛世的重要保障。

                  (學者簡介:韓昇,復旦大學歷史學系教授,中國魏晉南北朝史學會副會長,長期專註於魏晉隋唐史、古代東亞國際關系史、佛教史研究,著有《盛唐格局:唐太宗的國家治理》《隋文帝傳》《東亞世界形成史論》等專著,譯作有宮崎市定著《九品官人法研究》等。)(本報記者 易舜)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  編輯:緒研  
                集群頭條
                案件發布
                新媒體
                微信
                蘇檢聯絡
                微博
                客戶端